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 行业:其他电工器材
  •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
  • 电话:0574-63267415
  • 传真:0574-63265982
  • 联系人:杨煜星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联系我们

孤艇入敌后、单刀向虎穴!二战“石首鱼”号潜艇奇袭日本本土战记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1-11-14   阅读( )  

  说起二战中日本本土第一次遭到袭击,大家都知道当属1942年4月18日由杜立特中校率领16架B25轰炸机从“大黄蜂”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那次大胆的奇袭。但美军第一次登上日本本土并发起地面攻击就鲜为人知了,这批美军来自SS220“石首鱼”(Barb)号潜艇的艇员。那么这艘潜艇是如何发起这次奇袭的呢,本文将为您呈现70多年前精彩的一幕。

  ▲SS220“石首鱼”号潜艇,照片摄于1945年5月3日在旧金山附近,展示了其战争末期的形态。

  “石首鱼”号潜艇是二战中美国著名的小鲨鱼级潜艇的一艘,于1941年6月7日开工建造,1942年4月2日完工,当年7月8日入役。其简要技术数据如下:

  艇身长95.02米,宽8.31米,最大吃水深度5.2米,水面排水量1549吨,水下排水量2463吨,双轴驱动,装4台通用柴油机,水面最大功率可达5400马力,最高航速21节;另有4台通用电动机及2组蓄电池用于水下航行,水下最大功率2740马力,最大水下航速9节。最大测试下潜深度91米。最大自持能力为水面11000海里/10节,水下48小时/2节,可执行巡逻任务75天。武器有10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前6后4),配备鱼雷21枚,甲板武器为1门76毫米速射炮,1门40毫米博福斯高射炮和1门20毫米厄利空机关炮。

  “石首鱼”号潜艇的经历颇为传奇,最初她是在大西洋舰队服役,1942年10月她的首次任务是对北非沿海进行侦察,为盟军进攻北非的“火炬行动”收集情报。随后她参加了对欧洲轴心国控制区海上交通线的封锁行动,但在数次战斗巡逻任务中“石首鱼”号没有任何斩获,空手而归。

  在欧洲战区虚度了将近1年平淡无味的军旅生涯后, 1943年9月“石首鱼”号被转调到太平洋战场,这成为其服役期的重要转折点。在浩瀚无边的太平洋上,“石首鱼”号终于等到了自己的“黄金时代”。1944年1月,在珍珠港被修缮一新的“石首鱼”号潜艇迎来了新艇长--尤金•班尼特•弗拉基少校。弗拉基少校是美军潜艇艇长中最出色的一位,人称“幸运的弗拉基”。他担任“石首鱼”号的艇长后多次指挥潜艇痛击日本海军和商船,击沉包括“云鹰”号护航航空母舰和“护国丸”号特设巡洋舰在内的17艘日本舰船,总吨位高达96628吨!是二战中战绩最出色的美国潜艇之一,并且创造了许多令人惊叹的奇迹。

  1945年6月8日,“石首鱼”号在弗拉基少校的指挥下开始了第12次战斗巡逻任务。出发前“石首鱼”号做了一些改进,127毫米的甲板炮取代了原先的76毫米炮,极大地增强了水面炮战的能力,此外为了方便对对沿岸目标的攻击,“石首鱼”还带上了可拆卸的127毫米的火箭发射架。

  这次上级给“石首鱼”号指定的作战区域是日本海,因此弗拉基少校指挥潜艇直扑鄂霍次克海。此时距离日本帝国主义的末日仅仅剩下2个多月了,一度发达的日本航运业已经接近全面瘫痪。由于狼多肉少,许多在日本列岛附近游猎的美军潜艇都只能空手而归,但“石首鱼”号潜艇的运气线分,潜艇的雷达在国后岛附近的海岸线个小信号,潜艇随后向目标方位驶去,并接近到距离目标仅1000码的地方,但在漆黑一片的海里无法分辨这是2艘普通货船或者是日军的巡逻艇。随后潜艇不紧不慢地尾随着目标,待机而动。3时18分,借助微弱的晨曦,潜艇的瞭望哨终于看清这是正在进行捕捞作业的2艘100吨级的帆船,美军为了避免浪费鱼雷,弗拉基命令使用甲板炮实施攻击,127毫米甲板炮对付位置靠后的渔船,40毫米机关炮则对付位置靠前的,2艘渔船上的日本人使用船上安装的小型火炮和机枪还击,但在美军的攻击下,微不足道的反击很快被粉碎,2艘渔船被撕成碎片。

  在二战中,日本有许多渔船和其他小型民用船只都被海军征用,一些船只还装有包括25毫米机关炮和13毫米大口径机枪在内的武器,甚至还有些特务船有携带深水炸弹。这些外观看起来人畜无害的日本“民船”在战争中积极地执行了日本军方的各种辅助性的任务,比如为了弥补日本在远程雷达方面的缺陷,这些渔船就成为军方的“眼睛”,观察盟军机群来袭的方位并通报军方,以达到远程预警的目的,而且还担负有抓捕迫降的盟军飞行员的任务,因此也是盟军海空力量打击的目标之一。

  6月22日凌晨1时50分,“石首鱼”号逼近了北海道的斜里町,艇员们在甲板上安装了火箭发射架,2时34分,潜艇驶到距离这个约有2万人口的镇子大约4300米的海面,随着弗拉基一声令下,攻击开始! 12发127毫米的火箭弹在5秒钟内腾空而起,在夜暗中拖着火舌直扑镇中心的一条主要街道,随后艇员们看到了火箭弹爆炸的火光,并传来了隆隆的爆炸声,这个小镇炸的鸡飞狗跳,但兴奋的艇员在开心了一阵子后失望地发现火箭弹的攻击居然没有燃起大火。但为了避免遭到日军海空力量的反扑,“石首鱼”号打完就撤,向靠近苏联海岸线的日占桦太岛(中国称为库页岛,苏联称之为萨哈林岛)驶去。2时50分,潜艇截获了日本海岸线的对空警戒雷达开机的信号,看来日本人是认为遇到了一次空袭。

  6月23日,“石首鱼”号接近了桦太岛中段东部海岸的多来加湾(苏方称为捷尔佩尼耶湾),凌晨3时46分,值更人员发现一艘约150吨的木制拖网渔船,于是潜艇立即改变航线毫米博福斯高射炮平射,在夜幕中曳光弹拖着明亮的尾迹飞向目标,日船在被连续命中后开始还击,但在127毫米甲板炮也加入攻击后,微不足道的还击很快就被瓦解了,美军开始组织登船小队准备抓个俘虏,在进逼在距离日船600多米的时候,船上的机枪突然开火,但没有击中潜艇,于是甲板炮重新开始射击,这艘倒霉的船从头到尾都燃起了大火,最终美军成功地俘获了一名落水的日本船员----他是个幸运儿,因为其余的落水船员将在低温的海水中因为身体失温被慢慢冻死。

  26日19时10分“石首鱼”号发现3艘日本运输船,遗憾的是日军的护航力量太强了。共5艘战舰为其护航,包括照月级驱逐舰1艘,海防舰2艘和驱潜艇2艘,面对如此强劲的对手,且己方又没有友军助战的情况下,弗拉基艇长决定祭出艇上的“秘密武器”---MK28型被动声导鱼雷,这种鱼雷是由西部电气公司研制的,据说潜艇只要从水下向船只的大致方位发射鱼雷,鱼雷就可以通过其头部的导引头捕捉敌方船只螺旋桨发出的噪声对其实施追踪,并且最终命中目标。遗憾的是鱼雷的效能并不像厂家吹嘘的那样好,发射出去的2枚鱼雷如石沉大海,毫无反应,显然攻击失败了。日护航舰没有对“石首鱼”号展开围捕,只是向潜艇所在方位胡乱开了几炮试图将潜艇赶走,随即护卫船队迅速离去。

  6月29日下午12时45分,“石首鱼”号又发现了一支日本的护航运输队,仍然是由“照月”级驱逐舰和2艘驱潜艇护航,这次运输队上空还有飞机在巡逻,在接近目标过程中,“石首鱼”号的潜望镜被日本飞机发现了,飞机首先发起攻击,向潜艇的方位投掷了5枚炸弹,虽然没能对潜艇造成威胁,但使得弗拉基无法使用潜望镜对目标进行测距,随后飞机开始引导护航舰向潜艇扑来,并抢先投下深水炸弹,“石首鱼”号见势不妙只能在仓促中发射3条鱼雷发起攻击,结果自然是无一命中。13时31分气急败坏的弗拉基下令再次使用3条MK28自导鱼雷实施攻击,结果再次全部失的,这让“石首鱼”号全体无语。

  日舰展开反潜作业,来回地向“石首鱼”号可能的方位投掷深水炸弹,但是其落后的声纳使其无法咬住在水下缓慢机动的潜艇,深水炸弹没有造成任何威胁,但压制住了潜艇,使其无法继续追踪运输队。日舰见一无所获且商船已经走远,不得不草草结束攻击,匆匆追赶船队去了。但仍然有飞机在空中巡逻,直至19时50分,“石首鱼”号才确认安全,并且上浮。

  7月2日凌晨5时30分,“石首鱼”号接近了日本的海豹岛(现处于俄罗斯管治下)西岸,这是一座长仅600米,宽100米,海拔高度18米的小岛。岛上有日本海军设立的观察所,仓库和雷达站等目标。“石首鱼”号一直逼近到距离小岛1000米的地方,然后使用127毫米甲板炮和机关炮猛烈射击,日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完全没有抵抗,在炮击中“石首鱼”号的炮手观察到岸上有1门无人操纵的75毫米的火炮,随后一串40毫米的机关炮弹将其变成了一堆废铁。至上午10时许,潜艇一共进行了3轮炮击,直到确信将岛上所有目标全部破坏后才满意离去。

  7月5日上午,“石首鱼”号潜入了桦太岛日占区的亚庭湾(苏方称阿尼瓦湾)附近,据侦察机说这里有许多目标,包括铁路轮渡,趸船,拖网渔船和军舰等。9时22分“石首鱼”号经过一番搜索,果然发现了2艘铁路渡轮停泊在港湾内,目标经过了良好地伪装,在崖壁的背景下,这2艘船几乎很难被发现。在赞叹了一番日本人的出色伪装后,弗拉基注意到有一艘大船正在驶出港湾,这艘船外观很像美制自由轮,由于当时苏联尚未和日本断交,双方有贸易往来,这有可能是一艘美国援助苏联的自由轮。为了避免误伤,弗拉基少校不得不对目标进行长时间地跟踪以确定船籍。在最终确定是日本船后,弗拉基命令发起攻击!约10时许“石首鱼”号以艇艏对着目标连射3条鱼雷,但无一命中,随后“石首鱼”号迅速转向,使用艇艉的发射管对目标补射了2枚鱼雷,一枚鱼雷击中了岸边爆炸,另外一枚鱼雷正中目标!被击沉的是2821吨的来自大阪的“第十一札幌丸”号商船。该船在中雷后断为两截,呈V字型迅速沉没,走运的是仅有4名船员死亡,其余船员爬上了3艘救生艇获救。“石首鱼”号在攻击得手撤离时发现日本军舰从南北两个方向迅速逼近,弗拉基命令将潜艇下潜到80英尺的深度,然后低速撤离。幸运的是日本军舰那落后的探测设备根本无法发现潜艇,潜艇可以听到日舰在远处胡乱地投放深水炸弹,让人毛骨悚然的声纳发出的“呯呯”声也距离很远。潜艇成功地脱离了海岸线驶入深海。

  此后一连数天,“石首鱼”号继续在北方四岛活动,寻找战机,并且不时对遇到的日本渔船和沿岸村庄等目标实施炮击和扫射。一路颇有斩获。7月18日下午3时许,“石首鱼”号再次光顾了亚庭湾的西能登吕岬,逮住了由1艘丁型海防舰(112号)护航的“宗谷丸”号铁路渡轮(3593吨),“石首鱼”号首先对着在前方开路的112号海防舰发射了2条鱼雷,一条鱼雷击中海湾的崖壁爆炸,另外一枚鱼雷击中了112号海防舰的舰艉,诱爆了该处堆放的大量深水炸弹,在一阵惊天动地的大爆炸后,日舰整个舰艉被炸飞,海水从破口处大量涌入舰体,随后该舰舰首向上以近乎90度角迅速沉没,包括舰长石渡俊一郎中佐以下152人毙命,仅有4人被后来赶来的“占守”号海防舰救起。接着“石首鱼”号又对着“宗谷丸”号发射了3条鱼雷,“宗谷丸”号在112号海防舰爆炸时就已经提高了警惕,福井銈喜船长及时地发现了射向其鱼雷的尾迹,并且亲自操舵进行规避,鱼雷未能命中。

  “宗谷丸”号上的船舶炮兵企图使用120mm火炮射击潜艇,但是这些临时征召来的菜鸟技术生疏,居然在没有取下炮口护罩的情况下就急吼吼地装填炮弹开炮射击,结果导致炸膛,2名炮兵当场被炸得粉身碎骨。总算是搭乘该船的700多乘客中有几个现役海军人员,他们在瀬戸哲男中尉的带领下操纵船上的25毫米机关炮疯狂地向着潜艇可能的方位扫射,并且使用船上携带的深水炸弹胡乱四下抛掷,企图干扰潜艇进一步的攻击。此时“石首鱼”号已经用完了鱼雷,无法再次发起攻击,只能眼巴巴看着“宗谷丸”号调头逃回港湾了。

  ▲侥幸逃出生天的“宗谷丸”号铁路渡轮,当时该船上有700多名乘客。事后日本人不无夸张地大吹了一番福井銈喜船长的冷静处置和“神一般”的操船技术,以及船上其他人员的勇气等等,甚至不无夸张地脑补了“宗谷丸”号先后避开了8枚鱼雷攻击的神话。

  经过这段时间的战斗,指挥“石首鱼”号在日本近海出没多时的弗拉基注意到日本北方的海岸线普遍缺乏防卫,反潜力量也乏善可陈,而许多设施又都建在离海岸线不远的地方,尤其是“石首鱼”号曾经多次接近的桦太岛,通过潜望镜可以清楚地观察到一条铁路线(即日方的桦太东线),并且可以看到火车在线路上运行。一个大胆的念头在艇长弗拉基的脑子里产生了,要是能派出一支精干的小分队登上日本本土进行一次奇袭该多好啊!

  说干就干,弗拉基将自己的设想告诉了艇员,并且强调参加突击队是自愿的。他原以为这是一次九死一生的任务,大家的积极性可能不高,没想到绝大部分人早就对潜艇内暗无天日的生活腻味透了,大家都想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到日本本土走一圈,因此是人人奋勇争先,就连之前抓到的日本俘虏都说要参加突击队,他声称自己熟悉当地的情况,愿意当一名忠实的“带路党”,还赌咒发誓说他绝对不会逃跑,不过没人在乎他的看法。面对着热情过度的官兵,弗拉基紧急制订了4条选人的原则:

  第一,除了电工哈特菲尔之外(因为他要设置炸药的起爆电路),其他人都必须未婚;

  第四,至少一半的突击队员必须是参加过童子军的,因为童子军成员对野外救治,在树林中识别方向以及行军比较有经验。

  原本弗拉基少校是打算亲自带队出击,但他的想法遭到了全体艇员的一致反对,万一他阵亡或者受伤,那就等于全艇丧失了统一指挥,这太危险了。甚至有人警告说如果艇长硬要“以权谋私”登陆,他们就不排除直接向太平洋舰队潜艇司令部报告此事,最终弗拉基只好悻悻地将带队的机会让给了沃克中尉。

  突击队的人员选好后,大家又开始挖空心思想着如何给日本人造成尽可能大的损失,因为如果仅仅只是炸毁一段铁轨的话那就太便宜日本人了!所有艇员的一致想法是最好能连火车一块炸这才过瘾呢!通常的爆破是将炸药埋设在铁路下面,将连接电雷管的电线拉到附近的起爆器上接通,等火车通过时再按下起爆杆引爆炸药,但这需要有人在原地等待引爆炸药,耗费的时间太长,容易暴露。

  还是哈特菲尔最终想出了点子,他向大家讲解分别在两条铁轨上设置起爆电路,当火车的金属车轮经过设置起爆电路的铁轨的时候,电路就被接通形成一个回路引爆炸药。

  这次袭击使用的55磅炸药原先是准备在潜艇遇到被俘的危险时,用于爆炸潜艇自沉的。但现在日本海军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所以挪用这些炸药也就顺理成章了。此外埋设炸药需要尖嘴锄和铲子,可这些工具潜艇上都没有!不要紧,有创意的艇员能自己动手造出来,“石首鱼”号的艇员在狭窄的机械室里加工出了必要的工具。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石首鱼”号一反常态,潜伏起来,一连四天再也没有袭扰附近的日本船只和城镇。7月22日午夜,“石首鱼”号偷偷摸摸地浮出了水面,用噪音很低的电动机缓缓接近海岸线,最终停泊在距离海岸线码的海面,弗拉基少校面对着整装待发的突击队本来想说点什么,但脑子里一片空白,最后才说了一句:“弟兄们,如果情况不妙,你们就一直往北走,向苏联控制的北岛前进,苏占区距离这里大约是130英里,沿着山脉的走你们就不会迷路。祝你们好运!”,随后他命令放下了2艘小艇,8名突击队员登上小艇,划向黑暗笼罩的日占桦太岛。大约25分钟后,突击队成功地登上了日本本土!

  由于没找到预定的导航点,他们的错过了预定的登陆点,登陆的地方距离一户人家的后院大约也就40多米(按计划他们的登陆点至少要距离民居700米以上)。幸运的是这户人家没养狗,但是突击队员在沙滩上留下的一长串密密匝匝的脚印在皎洁的月光下却非常清晰,很可能被人发现。但现在箭已上弦,不得不发,顾不了那么多了,突击队穿过了齐腰深的草丛,又越过一条公路,再翻过一条1米多深的排水沟,终于摸到了铁路旁边。按照事前的分工,3人负责望风,3人负责挖坑埋炸药,2人作为机动力量。望风的马库森负责检查附近的一座水塔,这是附近唯一的制高点。马库森沿着梯子往水塔上爬了一半才发现,水塔上居然有日军的岗哨!幸亏此时夜深人静,哨兵睡的正酣,没有发现他,吓得出了一身冷汗的马库森蹑手蹑脚地从梯子上下来,然后飞也似地向同伴奔去,警告他们要加倍注意。

  马库森的警告使得本来就已经高度紧张的突击队员更加提心吊胆,他们越发小心地刨坑,力求将声音控制到最低。这时一列夜班车突然从远处驶来,这让突击队员大吃一惊,他们事先未能料到这种情况,他们手忙脚乱地拿着武器和工具躲进了附近浓密的灌木丛,等他们藏好的时候,列车已经驶到了距离他们约70米的地方,雪亮的灯光扫过灌木丛,所有人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了一样,好不容易等这列班车通过,突击队员们又重新出来继续挖坑。20分钟后,他们终于挖了个足够大的坑将炸药埋了进去,按照事先的计划,由哈特菲尔一个人留下设置起爆电路,其他人则退至安全距离之外,以免这位老兄在夜暗中设置电路的时候一旦失手把大家给一锅端了。幸运的是,哈特菲尔的手艺娴熟,很快就装好了起爆线路。于是大功告成的突击队开始向迅速海滩转移。

  此时已经是7月23日凌晨的1点32分了,一直在潜艇指挥塔上焦急地等待着突击队的弗拉基艇长突然注意到海滩上出现了灯光信号!这预示着突击队已经完成任务准备返回潜艇了。弗拉基少校小心翼翼地指挥着潜艇继续向岸边靠拢,一直接近到距离岸边仅仅500多米的地方,此处的海水已经很浅,比潜艇的吃水才多了1米多,稍有不慎就可能搁浅,从而酿成灭顶之灾。但是弗拉基只考虑尽快地将突击队接回潜艇。1时45分,2只小艇已经划了差不多一半的距离,就在此时突然一名监视远方的枪炮手叫了起来:“艇长!另外一列火车正在快速驶来!”顾不得自身的安危,弗拉基用扩音器对着突击队的小艇大喊:“快划!”

  2分钟后,一道刺眼的橘红色亮光撕破了沉沉的夜幕,紧接着传来了剧烈的爆炸声。列车触雷爆炸了!机车头的锅炉发生了猛烈爆炸,气浪将大块碎片和引擎的残骸高高地抛向空中,有的高达近200米。车头后的车厢随后相继撞在一起,也发生了爆炸并且燃烧起来,在夜色中就仿佛节日绚烂的烟火一般壮观。5分钟后,突击队员登上了甲板,“石首鱼”号迅速转向,以2节的航速驶向安全海域。松了口气的弗拉基艇长微笑着下令:“全体艇员除值班人员外,均可登上甲板观看免费的烟花表演。”潜艇中顿时传来了欢呼声,艇员们迫不及待地从狭窄的舱口爬上甲板,看着他们的杰作----刚刚被“击沉”的火车!弗拉基事后在日志中写道:我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夜景。

  据日方资料记载,这次袭击炸毁了一列有16节车厢并载有150人的火车,由于苏联在半个多月后就占领了日占桦太岛,因此这次袭击造成具体的损失不得而知。

  ▲1945年8月,登陆日本本土的“石首鱼”号8名艇员在珍珠港自豪地展示一面显示其功勋的旗帜,最上面的一行代表了“石首鱼”荣获的各种嘉奖,最下面一栏的战绩图标中,则标上了一列日本火车。他们分别是(从左至右:枪炮长保罗•桑德斯,三级电工比利•哈特菲尔,二级信号兵佛朗西斯•塞维,一级船舶厨师劳伦斯•纽兰,三级鱼雷兵爱德华•柯林史密斯,二级轮机兵詹姆斯•理查德,一级轮机兵约翰•马库森,以及威廉•沃克中尉)。

  在成功对日本本土进行袭击之后,“石首鱼”号再度重操旧业,大肆扫荡日本沿海的村镇和港口。部署在北方的日本海空力量的虚弱和迟钝使得美军已经可以完全无视其的存在了!7月24日深夜至25日凌晨,“石首鱼”号逼近了桦太岛的知取町的元柏村,这次美军没有像第一次使用火箭弹攻击地面目标那样打完就走,而是打完后重新装填,然后继续攻击,总共实施了三轮攻击,爆炸引起的大火烧毁了不少建筑物。 随后“石首鱼”号大摇大摆地驶向下一个目标,25日11时35分,在北知传半岛的散江村附近海面再度出现了她的身影,在30分钟内,“石首鱼”向村子发射了60发炮弹,将大半个村子化为一片火海,另外还击毁4艘50吨级和1艘100吨级的木制渔船。在战斗中“石首鱼”号打完了全部127毫米炮弹,但仍意犹未尽,再次转向下一个目标。

  一天之后的7月26日中午,“石首鱼”号又出现在国后岛西海岸的一个小镇附近,随后使用40毫米和20毫米的机关炮扫射了村子,炸毁了一个存放35艘舢舨的仓库,一个造船厂和1艘100吨的拖网渔船,当“石首鱼”缓缓离去时,整个渔村已经被浓烟和烈火吞没。据统计全镇大约60%的被摧毁。

  在这次战斗后,鉴于“石首鱼”号已经进行了将近2个月的战斗巡逻,弹药和给养将尽,艇长弗拉基少校决定返航,他指挥潜艇穿过了国后水道离开了日本海。8月2日,在完成了这次54天战斗巡逻后,“石首鱼”号抵达了中途岛。

  “石首鱼”号潜艇艇员们这次大胆的袭击,使他们成为了二战中第一次登上日本本土的盟军军人,他们也得意地将自己的战绩----一列火车画上了自己的战绩旗。由于“石首鱼”号潜艇的出色表现,她先后荣获总统集体嘉奖令,海军集体嘉奖令,带8颗战斗星的亚洲及太平洋作战奖章,二战胜利奖章和国防服役奖章,她的艇长弗拉基少校也因此次出色的表现被太平洋舰队司令尼米兹上将亲自提名授予荣誉勋章。返回搜狐,查看更多